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安徽 >

2019安徽常住人口6365.9万 自然增长人口40年来最少

日期:2020-10-09 类别:安徽

①全省常住人口为6365.9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4.5%;②全省户籍人口为7119.4万人,增长0.52%;③全省出生人口为76.3万人,为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人口出生率为12.03‰,为2005年以来最低水平;④全省自然增长人口为38.0万人,为1980年以来自然增长人口最少的年份;⑤全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99‰,为1980年以来次低水平;⑥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全省60岁及以上人口为1172.0万人,占比18.41%;⑦20-29岁育龄妇女355.8万人,比2010年减少88.2万人;⑧符合生育政策的女性中,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占55.6%;⑨已就业高校毕业生26.6万人,在省外就业的占31.6%;⑩全省总人口文盲率为5.06%,文盲人口依然较多。

一、发展现状

1.人口总量平稳增长,增速有所放缓。2019年,全省常住人口为6365.9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4.5%,居全国第8位、中部第3位;比2018年增加42.3万人,增长0.67%,增速减缓0.43个百分点;比2010年增加409.2万人,增长6.87%,年均增长0.74%。全省户籍人口为7119.4万人,比2018年增加36.5万人,增长0.52%;比2010年增加292.8万人,增长4.29%,年均增长0.47%。常住人口年均增速快于户籍人口0.27个百分点。预计按照现行生育政策,未来10年全省常住人口总量将持续保持低速增长。

2.人口出生率下降,自然增长人口创40年来新低。2019年,全省出生人口为76.3万人,比2018年减少1.8万人,为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人口出生率为12.03‰,居全国第11位、中部第2位,比2018年下降0.38个千分点,为2005年以来最低水平。全省自然增长人口为38.0万人,比2018年减少2.6万人,为1980年以来自然增长人口最少的年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99‰,居全国第11位、中部第2位,比2018年下降0.46个千分点,为1980年以来次低水平(2003年为5.95‰)。

3.城镇化进程稳步推进,“十三五”目标提前完成。2019年,全省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5.81%,低于全国4.79个百分点,居全国第22位、中部第5位;比2018年提高1.12个百分点,增速快于全国0.1个百分点;比2010年提高12.61个百分点,年均提高1.4个百分点。从1999年开始,全省城镇化率始终保持增长1个百分点之上,2019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仅比我省“十三五”规划目标低0.19个百分点,超序时进度19.7%,因此有望超额完成“十三五”目标任务。

图1  我省历年常住人口及城镇化率

2019安徽常住人口6365.9万 自然增长人口40年来最少

4.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高龄老人占比上升较快。2019年,全省60岁及以上人口为1172.0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18.41%,这一比重居全国第14位、中部第3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28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比2018年提高0.07个百分点,增速比2018年减缓0.11个百分点。增速减缓是由于三年自然灾害(1959-1961年)的出生人口大幅度减少,这部分人口陆续进入到60岁以上年龄组,导致老龄化增速出现暂时减缓现象,但到2021年后,老龄化率又将出现较大幅度提高,需引起高度关注,及早做好应对。全省65岁及以上人口为886.8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13.93%,这一比重居全国第8位、中部第1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36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比2018年提高0.96个百分点,增速比2018年加快0.37个百分点。全省80岁及以上高龄人口为162.4万人,80岁及以上人口占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达13.85%,比2018年提高0.48个百分点,高龄老人增多将导致养老压力增大。

5.区域间人口流动双向加速,省际间流动更加频繁。作为外出人口大省,2012年以前我省净流出人口持续增加,2013年我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至2018年已连续六年持续回流。随着我省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2019年我省人口迁移出现“区域间人口流动双向加速”的新特点。调查显示,2019年我省省际流入人口为146.5万人,比2018年增加14.6万人;流出人口为1060.8万人,比2018年增加12.9万人,省际间人口流动更加频繁。

图2  我省历年跨省人口流动情况

2019安徽常住人口6365.9万 自然增长人口40年来最少

二、面临挑战

1.人口红利优势减弱,抚养负担持续加重。从数量来看,我省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在2016年达到峰值,自2017年起开始逐年减少,2016-2019年分别为4318.0万人、4317.2万人、4311.4万人和4275.3万人;从占总人口的比重来看,自2016年起已连续4年下降,2015-2019年分别为70.06%、69.69%、69.02%、68.18%和67.16%。与此同时,我省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继续上升,如果以65岁作为老年人口的起点,2015-2019年我省总抚养比分别为42.73%、43.49%、44.89%、46.67%和48.90%,即每100个劳动年龄人口大致要负担的非劳动年龄人口数从42.73个上升至48.90个,人口红利优势减弱,人口抚养负担持续加重。

2.育龄妇女继续减少,生育意愿持续低迷。一是育龄妇女减少。2019年,全省15-49岁育龄妇女1449.7万人,比2018年减少39.5万人,比2010年减少253.1万人;20-29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355.8万人,比2018年减少36万人,比2010年减少88.2万人;育龄妇女总数的减少,尤其是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减少,直接导致出生人口减少。二是生育意愿低迷。受养育成本高、托育服务短缺、医疗资源不足、学前教育缺乏等因素影响,适龄生育群体的生育意愿在下降。2019年,我省符合生育政策的女性中,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占55.6%,比2018年提高1.7个百分点。育龄妇女理想子女数为1.77个,低于2.1个的人口更替水平,生育意愿持续低迷。

3.人才流失严重,人口素质亟待提高。一是高学历人才流失较多。我省是一个教育大省,高校数量多、在校人数多,根据省教育厅发布的《2019年安徽省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报告》,截至2019年8月31日,全省已就业高校毕业生26.6万人,其中在省内就业的毕业生占68.4%,在省外就业的占31.6%。从学历层次看,研究生、本科生、高职专科毕业生在省外就业的占比依次为49.6%、37.9%、24.6%。虽然我省教育资源有优势,培养高等人才较多,但不少毕业生流向外省就业,尤其是高学历人才,造成大量的人才流失。二是我省整体人口文化素质水平仍然偏低。2019年,全省15岁及以上常住人口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口仅占16.22%,占比不足20%;高中文化程度人口占16.48%;初中和小学文化程度人口占60.98%。全省平均受教育年限为9.32年,相当于初中毕业水平。全省总人口文盲率为5.06%,文盲人口依然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