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政策 >

欧美多个国家开始收紧本国移民政策

日期:2020-04-27 类别:人口政策

 从欧美近代历史来看,欧洲与美国是许多移民向往的地区,美国历史上曾爆发数次移民高潮。近年来,随着移民的逐渐增多,欧美多个国家开始收紧本国移民政策。近日,多国学者从历史视角对移民相关问题进行了解读。

  “净移民”弥补人口自然增长不足

  12月6日,比利时智库布勒哲尔高级研究员若尔特·达瓦斯(Zsolt Darvas)在该机构官网发文,分析了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欧盟、日本、美国等地移民与人口增长的数据,以及欧盟28个成员国的移民对本地区人口构成的影响。

  达瓦斯提到,在过去半个世纪里,欧盟28个成员国的人口状况发生了很大变化。20世纪60年代前半期,欧盟每年因自然变化(综合考虑出生率与死亡率)增长的人口约为0.8%。但自此以后,欧盟的人口增长开始减速,直到90年代末期,人口接近零增长。同时,人均寿命的增长也无法弥补出生率的下降。在21世纪初期,欧盟人口的自然增长略有上升,但随后开始下降,甚至出现负增长。

  与人口的自然增长相比,欧盟的“净移民”(net immigration,入境移民净数)人数呈现截然不同的景象。从60年代到80年代中期,“净移民”数量接近零,之后开始逐渐增长。从1992年开始,比起人口的自然增长,“净移民”成为欧盟人口增长更为重要的来源。自此,欧盟成为颇受移民青睐的地区。

  达瓦斯发现,日本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国家,承受着自然人口增长衰退与“净移民”人数极低的双重压力,整体人口增长呈现逐渐减少的态势。由此导致的结果是,日本未来人口有可能从2016年的1.27亿缩减至2050年的1.02亿,之后还会进一步衰退。日本将出现大量闲置房屋与公共基础设施,而人均寿命的提高将大大提高老年抚养比。很显然,如果日本的移民现状没有任何改变,日本将需要更多的机器替代人类工作,劳动年龄人口还要延长工作时间,延迟退休年龄,以维持社会的正常运作与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欧盟各国的“净移民”比例与美国21世纪初期的状况相似。

  关于欧盟“净移民”人数增长背后的原因,达瓦斯表示,学界大体分为有意的政策选择与自然发生两种观点。政策选择可能与经济因素相关,如吸引人才以及补充当地劳动力市场空缺等。然而,考虑到近期欧盟周边国家发生冲突,导致大量人口从冲突发生地区流向欧洲,而欧盟东部与南部边界的控制难度又很大,因此,这一切也有可能是自然发生的,并非受政策选择的影响。达瓦斯认为,无论何种原因,欧盟各国移民人口的数量持续增多,为欧盟及其成员国带来不小的政策挑战。

移民政策成效不可估

  考虑到外来移民可能会减少当地人的工作机会,以及纳税人需花费额外支出为移民提供住处与社会帮助,因此,有的国家会采取限制移民的政策。近日,丹麦南丹麦大学经济学副教授菲利普·阿赫尔(Philipp Ager)在对话网发文表示,要想探究实施严格的移民政策能否使当地人获益,就要对移民的经济效益进行衡量。阿赫尔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卡斯帕·沃尔姆·汉森(Casper Worm Hansen)共同研究了美国20世纪20年代的移民限制政策对美国经济发展的影响。

  20年代,为提高当地人和新移民的工资水平与生活水平,时任美国总统卡尔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签署了移民限制法案。该法案改变了美国此前欢迎欧洲移民的对外开放政策,开始按照国籍实施移民配额。配额机制主要限制来自欧洲南部与东部国家的移民,亚洲移民也受到了影响,但来自墨西哥及其他美洲国家的人口并未受到限制。由此造成的结果是,美国的欧洲移民人数从1910—1914年的450万减少至1925—1929年的75万。20年代美国移民政策的这一巨大变化,对美国而言是史无前例的。

  阿赫尔提到,这种新的移民配额机制非常具有针对性,对某些国家的限制较强,如意大利和俄罗斯;而对有些国家的限制较弱,如英国。由于新移民更倾向于聚集到与自身来源相同的移民社区,因此,意大利人或俄罗斯人等移民社区的移民数量显著减少。阿赫尔与汉森经研究发现,生活在移民数量显著减少区域的当地居民,整体工资水平也开始降低。

  他们发现,不同种族的当地居民受移民配额机制影响的效果有很大不同。当地白人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因此大量减少,而当地非裔劳动者却受益颇多。这是因为当地白人劳动者从事的工作与移民工作形成互补,如工程师与建筑工人;而当地非裔劳动者往往从事与移民形成竞争的工作。研究结果表明,20年代的美国移民政策增加了非裔劳动者的工作机会,而对当地白人劳动者则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当移民配额机制开始实施后,来自欧洲的移民数量大幅下降,非裔劳动者可以弥补工厂的岗位空缺,他们的就业前景变好。事实上,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政策制定者眼中,移民配额机制还产生了未曾预想到的效果,即在这个时期,美国少数族裔与白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有所缩小。阿赫尔表示,移民政策的变化同时产生了赢家与输家,但无论是赢家还是输家,都不是政府所能预料的,政策最终实施的效果如何,还是要看当地人口与移民劳动者的竞争程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