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类未来 >

如何应对一个人口锐减的世界?

时间:2019-10-17 16:50 类别:人类未来 人数:

在经历了数千年的人口增长之后,如今全球人口趋势正在发生逆转。世界上大多数地区的出生率或绝对人口都出现了收缩。这种收缩将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影响?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9年9/10月刊发表里弗图埃斯研究机构(River Twice Research)总裁扎卡里·卡拉贝尔(Zachary Karabell)的文章《人口危机:人口减少和资本主义的终结》(the Population Bust: Demographic Decline and the End of Capitalism as We Know It),对《人类浪潮:人口如何塑造现代世界》和《空荡荡的地球:全球人口减少的冲击》两本著作中相关问题进行了分析。
 
如何应对一个人口锐减的世界?
 
世界人口趋势发生逆转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世界人口增长如此之慢,以至于对大多数活着的人来说,都会感到世界人口处于一种静止的状态。从公元1年到1700年,人口从2亿增长到6亿;到1800年,这个数字才刚刚达到10亿。然后,出现了人口爆炸,首先是在英国和美国,其次在欧洲其他地方,最后在亚洲。到20世纪20年代末,世界人口总数达到了20亿。1960年达到30亿,1975年达到40亿。自那以来,这一数字几乎翻了一番。现在地球上大约有76亿人。
  
如今,这种趋势正再次发生转变,而这次是逆转。世界上大多数地区的出生率或绝对人口都出现了急剧和突然的收缩。阻止许多国家人口更快减少的唯一原因是死亡率也在下降,因为各地的人都活得更长寿了。对任何一个社会来说,应对这些波动都不容易。人口学家保罗·莫兰在他的人口统计学著作《人类浪潮》一书中写道:“快速的人口增加和人口减少在世界各地都产生了冲击波,无论发生在哪里,它们都以一种很少有人欣赏的方式塑造了历史。”莫兰不太相信“人口决定命运”,达雷尔·布里克和约翰·伊比森也是如此。布里克和伊比森是《空荡荡的地球》的作者,这是一本关于21世纪快速变化的人口结构的新书。但人口结构显然是命运的一部分。如果人口结构在西方崛起中首先扮演的角色,以及如今在其他国家崛起中所扮演的角色被低估了,那么未来几十年人口趋于稳定、然后不断萎缩的潜在后果,就几乎完全被忽视了。

对全球人口快速增长的预期(以及随之而来的对气候、资本主义和地缘政治的各种影响)与经济增速放缓和经济绝对收缩的现实之间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以至于在未来几十年将构成相当大的威胁。世界各国政府都在不断发展,原本为的是应对管理更多的而不是更少或更老的人口的挑战。
  
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制度,尤其容易受到人口减少的影响;过去几个世纪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只是因为有更多人和更年轻的人来消费更多的东西。如果未来世界人口减少,还会不会出现真正的经济增长?人们不仅没有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甚至还没开始问这个问题。

人口锐减向全球蔓延

《人类浪潮》和《空荡荡的地球》以及一般意义上的人口学的核心,都是基于18世纪英国学者托马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的一部奇特而引人注目的著作。马尔萨斯的著作《人口论》认为,不断增长的人口对社会和政治稳定构成了迫在眉睫的威胁。他坚信,人类注定要繁殖出超过世界所能养活的人口数量,使社会大部分人遭受粮食短缺之苦,而非常富有的人只会确保他们自己的需求得到满足。在马尔萨斯的可怕观点中,这将导致饥饿、贫困和战争,最终导致人口萎缩,然后这一令人沮丧的循环将再次开始。
  
然而,就在马尔萨斯得出结论时,世界发生了变化。农作物产量的增加、卫生条件的改善和城市化的加速,并没有导致无休止的贫困和收缩循环,而是导致了19世纪全球人口的激增。莫兰提供了一个严谨而详细的描述,在19世纪,全球人口是如何从上千年的人类历史中突破出来的。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人口一直处于停滞、萎缩或缓慢增长的状态。他首先观察到,当婴儿死亡率下降时,人口开始迅速增长。最终,生育率会随着婴儿死亡率的降低而下降,但这其中有相当大的滞后性,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现代社会的人口会经历如此急剧和极端的激增。换句话说,当婴儿死亡率居高不下时,妇女往往会生很多孩子,因为她们知道有一些孩子在成年之前就会夭折。当婴儿死亡率开始下降时,生育能力也要经过几代人才会下降。所以一个生了6个孩子的女人突然有了6个孩子活到了成年,而不是3个。在下一代女性做出调整、决定组建更小的家庭之前,她的女儿们可能也会有6个孩子。

随着人口爆炸的产生,全球出现了新一轮马尔萨斯式的恐惧。斯坦福大学生物学家保罗·埃利希(Paul Ehrlich)1968年出版的《人口爆炸》(The Population Bomb)一书就是一个缩影。埃利希认为,不断下降的死亡率造成了太多人无法生存的局面。他预计,“20世纪70年代,世界将经历饥荒——即便现在启动任何紧急项目,仍将有数亿人饿死。”埃利希的预言被证明是错误的,布里克和伊比森在《空荡荡的地球》中解释了其中的原因。始于20世纪初的一系列农业创新——绿色革命——加速了农作物产量的增长,满足了人类的需求。此外,世界各国政府设法补救了污染和环境退化的最严重影响,至少在北京、开罗、墨西哥城和新德里等多个大城市的日常生活方面是这样。这些城市面临着与枯竭的地下水位和工业污染有关的严峻挑战,但没有出现与预期类似的危机。
  
布里克和伊比森认为,“我们面临的挑战不是人口爆炸,而是人口数量的崩溃。”至少根据布里克和伊比森列出的数据,即将到来的泡沫破裂的迹象已经很明显。现在,欧洲几乎每个国家的生育率都低于维持人口稳定所需的2.1的生育率,欧洲人口将出现萎缩。日本和俄罗斯也出现了这一趋势,日本的人口已经达到顶峰,而俄罗斯由于同样的趋势再加上男性的高死亡率,导致了人口的下降。
  
令人震惊的是,人口锐减正在向全球蔓延,其速度几乎与20世纪人口激增的速度一样快。中国和印度的人口总和占世界人口的近40%,两国的生育率目前处于或低于更替水平。巴西、马来西亚、墨西哥和泰国等其他人口大国的生育率也是如此。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中东和南亚(如巴基斯坦)虽然是一个例外,但鉴于女性日益增加的受教育程度、更低的婴儿死亡率和更高的城市化率,这些地方迎头赶上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各个国家面临不同局面

如果人口萎缩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未来,人们可以想象,通过降低对未来回报的预期,并将社会的注意力集中在降低成本(技术已经在这么做了),而不是最大化产出上,政策可能会保护甚至振兴资本主义的基本面。但这些政策很可能在短期内遭到商业利益、政策制定者和政府的强烈反对。他们都将声称,这种态度是失败主义的,可能不仅意味着增长的终结,还意味着繁荣和高生活水平的终结。但如果没有这样的政策,即将到来的人口趋势转变的危险将会因为完全没有计划而变得更加严重。

不同的国家会在不同的时间达到临界点。目前,人口紧缩正在富裕国家发生,这些国家能够利用几代人积累起来的财富,承受经济增长放缓或负增长的代价。一些社会,如美国和加拿大,能够暂时用移民来抵消人口下降的影响,尽管很快就会没有足够的移民留下来。而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数十亿人来说,最好的是他们在年老之前变得富有,而另一种选择的前景则不太乐观:没有足够的人均富裕,发展中国家将极其难以支持人口的老龄化。
  
因此,无论是减少气候变化和资源枯竭造成的负面影响,还是通过终结我们所知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全球人口锐减的未来趋势都难以改变。人口趋势的逆转是一种范式转变,而且这种转变几乎完全没有得到承认。我们模模糊糊地为一个人口更多的世界做好了准备;却完全没有准备好迎接一个人口更少的世界。这就是我们的未来,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快速前进。


来源:社会科学报